服務熱線:95566信用卡熱線:40066 95566

當前位置:首頁 > 關于中行 > 媒體看中行
網銀登錄

與時代同行的銀行業——訪中國銀行黨委書記、董事長劉連舸【《中國金融》】

2019-10-16

記者:感謝您接受《中國金融》雜志的專訪。金融是國家重要的核心競爭力,金融活、經濟活,金融穩、經濟穩。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70年來,銀行業與時代同行,取得巨大成就,不斷發展壯大的金融業已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動力。在您看來,銀行業的哪些重大變化推動了金融市場環境質的飛躍?

劉連舸: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中國金融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發展成就舉世矚目。目前,中國已成為全球第一大銀行市場、第二大債券市場、第二大股票市場和第二大保險市場,大型銀行的資本實力、資產和利潤規模、股票市值、品牌價值均位列國際同業前茅,業績指標總體處于全球領先水平。截至2019年6月末,中國銀行業總資產已達281.58萬億元,商業銀行資產利潤率和資本利潤率分別為1.00%和13.02%,不良貸款率為1.81%,撥備覆蓋率為190.61%,資本充足率達到14.12%。

總結銀行業70年巨變的經驗,很重要的一條就是堅持根植并服務于實體經濟,與中國經濟一起成長壯大。其中,銀行業在經營體制變革、產品與服務創新、對外開放、監管體系四大領域的重大變化,對推動中國金融市場環境質的飛躍具有至關重要的意義。

一是持續變革經營管理體制機制,提升經營實力。新中國成立初期,人民銀行承擔著中央銀行和商業銀行的雙重職能。1979年以來,“工農中建”四大銀行或恢復或成立,股份制銀行、城市及農村商業銀行、民營銀行等紛紛涌現。中國銀行業由“大一統”的體系演變成多層次、廣覆蓋的機構體系,與其他金融機構共同支撐起新中國的金融體系。其中,大型銀行經營管理體制的持續變革具有關鍵性的作用。各大銀行從國有專業銀行開始,先后經歷了商業化轉型、市場化改革、股改上市等重要發展,健全公司治理機制,提升戰略規劃、風險合規、資產負債、人力資源等全面的管理能力,為銀行業整體經營實力的不斷提升奠定了堅實基礎。

二是不斷創新金融產品和服務,激發內在發展活力。在間接融資主導的金融體系下,銀行業的改革與創新關系到金融體系乃至整個經濟體系的創新發展。從最初只有傳統工商業存、貸、匯等產品開始,銀行業逐步開展商業化、市場化探索,不斷推出適應市場需求變化的各種金融產品。特別是2005年創造性地股改上市以來,銀行業通過引入戰略投資者、對外投資控股、加大科技投入等措施,積極開展各類綜合經營和金融創新,證券、保險、租賃、消費金融、理財、網上銀行、手機銀行等產品與服務創新紛紛推出。同時,運用科技發展成果,銀行業將信貸資源向戰略性新興產業、民營企業、普惠金融、綠色金融等領域傾斜,支持產業升級、綠色發展和區域協調發展。回顧70年發展,銀行業有效整合金融資源,推動業務流程與產品創新,提升科技水平與服務質量,從而提高了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內生發展動力不斷增強,為整個金融業的服務創新帶來了示范效應。

三是穩步推進對外開放,提升全球影響力。銀行業對外開放是中國金融業對外開放的重要組成部分。一方面,“引進來”步伐加快。改革開放初期,外資銀行只能以自主設點的方式進入中國市場,只能從事外匯業務。到了2018年,外資銀行可同時在華設立分行和子行,投資入股中資金融機構的股權比例限制逐步放開,業務范圍大幅擴寬。截至目前,在華營業性機構總數已達1000余家,近15年來資產規模增長了近10倍,累計實現的凈利潤增長了9倍多。另一方面,“走出去”成效顯著。新中國成立初期,只有中國銀行一家經營海外業務。到了2018年末,已有20多家中資銀行在全球60多個國家與地區設立分支機構,跨境借貸規模位列全球第七。中國銀行業正在國際金融市場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四是持續完善銀行業監管架構,創造良好的制度環境。70年來,中國銀行業的監管體制經歷了從人民銀行“大一統”到“一行三會”,再到“一委一行兩會”,從機構監管、分業監管到更強調行為監管、功能監管,從強調微觀審慎監管到宏觀微觀審慎監管并重。從2013年起,中國版“巴塞爾協議”開始實施,主要指標與巴塞爾協議Ⅲ的國際監管標準全面接軌。同時,中國積極參與國際監管改革,在杠桿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撥備覆蓋率要求等多方面,采用了比國際規則更為審慎的監管標準,為中國銀行業乃至金融業的持續穩健發展營造了良好的政策與制度環境。

記者:擴大內需已成為我國經濟中高速增長的重要引擎。就銀行業支持保增長來說,您認為應該在哪些領域重點布局,應該提供什么樣的金融支持?

劉連舸:當前,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但中國經濟長期穩定向好的基本趨勢沒有改變,主要宏觀經濟指標保持在合理區間,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積極因素不斷增多。在中國經濟增速換擋、結構轉型的關鍵時期,銀行業要積極響應國家發展戰略,把握長期大勢,抓住主要矛盾,扎實推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進一步支持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點領域,促進經濟保持中高速增長。

一是積極發展消費金融,促進民生消費穩定增長。我國2018年末有近14億人口,內需市場巨大,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度已達到60%,未來消費升級將成為進一步推動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銀行業要不斷創新消費金融產品,完善服務模式,促進民生改善,繁榮國內市場。近年來,中國銀行不斷加強智能科技的應用,優化手機銀行功能,充分運用人臉識別、遠程視頻及電子簽名等數字化技術,推廣線上融資產品。同時,中國銀行大力拓展信用卡消費與分期業務;深化場景建設,積極推進跨境、運動、養老、商戶等高頻場景建設,增強金融服務輸出能力;加快中銀富登村鎮銀行發展,堅守支農支小定位,創新產品和商業模式,成為服務縣域和農村經濟、振興鄉村的“特種兵”。

二是大力拓展普惠金融,提升民營企業經營活力。民營經濟是推動中國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重要力量,是創業就業的主要領域、技術創新的重要主體。銀行業應以更堅定的決心、更有力的舉措,服務好民營企業、中小微企業,著力打通貨幣政策傳導的“最后一公里”。國有大行更應發揮“頭雁效應”,因地制宜、因行施策、強化考核、完善激勵,加快線上融資產品研發,完善制度流程,為民營企業、中小微企業創造完善的服務環境。從中國銀行的情況來看,我們積極落實監管機構工作要求,及時出臺了《支持民營企業二十條》,確保普惠金融貸款快速增長,并于2014年首創“中銀全球中小企業跨境撮合服務”,為中小微企業搭建互聯互通平臺。截至目前,中國銀行已累計舉辦59場對接會,全球108個國家和地區的3萬余家企業先后參與對接,成效顯著。

三是加快推動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支持新興行業創新發展。目前,我國經濟正處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關鍵時期,要以創新推動產業升級、結構優化和高質量發展。商業銀行應緊密結合我國產業結構轉型和創新發展方向,大力推進金融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優化信貸投向,深挖國內需求潛力,滿足新興行業多層次融資需求。中國銀行不斷加大對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節能環保、銀發經濟、冰雪體育、文化旅游、健康醫療等領域的支持力度。基礎設施補短板是國家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點任務,也是擴大內需的重要手段。中國銀行將持續支持鐵路、公路、水運、機場、城市軌道、電網、水利工程等領域的重要項目,支持城鎮老舊小區改造、城市停車場、城鄉冷鏈物流設施建設等工程,用金融力量推動信息網絡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

四是完善區域業務布局,支持區域協調發展。區域協調發展是我國應對外部不確定性、拓展市場空間的內在要求,也是挖掘發展潛力、培育增長動能的關鍵。銀行業應緊密結合我國區域發展戰略,加大信貸、資本、財務、人力等資源投入。中國銀行將以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海南省等區域為重點,打造區域內一體化的金融服務體系,促進區域產業結構升級和經濟協調發展。未來五年內,中國銀行將在長三角投入1萬億元信貸資源。同時,大力支持京津冀協同發展、雄安新區建設等重點項目,不斷完善粵港澳大灣區“支付通”“融資通”“服務通”產品服務體系,助力建設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

五是強化全球服務,推動改革開放不斷深化。改革開放是我國的基本國策。商業銀行應強化全球服務創新,不斷提升服務國家全面開放新格局的能力。中國銀行將充分發揮貿易金融、跨境金融、金融市場業務優勢,為中國企業拓展海外市場提供咨詢、結算、融資等專屬服務,大力拓展海外機構所在國家和地區的對華雙邊貿易,持續推進“一帶一路”金融服務創新,積極發展跨境電商等新業態。同時,中國銀行將把握自貿區新片區業務發展方向,跟進本外幣一體化賬戶管理體系建設,做好自貿區金融服務。全力支持辦好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扎實推進全方位金融服務。

記者:當前,中國銀行業經營形勢比較嚴峻,一方面是嚴監管控風險,一方面是開放程度不斷加大帶來的競爭加劇。中國銀行業應該如何應對?

劉連舸:當前,中國經濟已經從由高速增長邁向高質量發展新階段,黨中央提出了“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五大新發展理念,為新時代中國經濟破解增長難題、增強發展動力、夯實發展根基提供了基本遵循。中國銀行業要堅定不移地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牢固樹立“四個意識”,不斷增強“四個自信”,堅決做到“兩個維護”,貫徹落實五大發展理念,實現由大到強、由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的轉變,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提供更加有力的金融支持。

近年來,監管機構陸續出臺了一系列措施,防控金融風險,促進金融體系平穩運行,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效果也很明顯。越是在嚴監管的環境下,銀行業越要堅持服務實體經濟,推進高質量發展。一是推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通過深化改革、積極創新、回歸本源、專注主業,圍繞服務實體經濟發展的宗旨,優化信貸結構,進一步提高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和水平。二是激發活力,加快轉型。要擺脫“規模情結”,加快向輕型化、數字化、集約化方向轉型,由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轉變。三是強化風險管控能力。適應經濟增長由高速增長向中高速發展切換的新形勢,打造專業化、精細化的全面風險管理體系,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當前,金融業雙向開放不斷深化。在日益激烈的競爭環境下,銀行業要找到并保持自己的競爭優勢。一是提高自身“走出去”的質量和水平。結合自身特點,精準化、差異化地發展境外業務,形成協同化發展、差異化競爭的全球布局。要進一步擴大全球網絡覆蓋面,增強全球化競爭力,提升綜合化金融服務水平。二是服務好“走出去”客戶。中國銀行業的發展扎根本土市場、本土客戶,也離不開海外市場、海外客戶。銀行業要充分把握對外開放的新機遇,不斷提升綜合化、專業化服務水平,特別是要做好“一帶一路”建設的金融服務。三是深化金融創新,持續提升核心競爭力。一些外資銀行依靠全球現金管理平臺、投資銀行、資產管理等跨境綜合服務優勢,給中國銀行業帶來一定的挑戰。人們常說,危中有機、化危為機,挑戰就是機遇。中國銀行業要緊緊依托廣闊的中國市場、廣泛的客戶基礎、雄厚的資金實力,不斷深化境內外業務聯動和管理模式創新,持續提升與外資銀行同臺競爭的實力和能力。

記者:作為我國金融業的“百年老店”,中國銀行在服務國家戰略、推動經濟發展、增強國際競爭力等方面做出了突出貢獻。在服務“一帶一路”倡議、人民幣國際化等戰略中,中國銀行可謂是中國銀行業“走出去”的“領頭羊”。您認為目前銀行業全球化發展存在哪些挑戰,又有哪些機遇?

劉連舸:當前,中國銀行業“走出去”,可以說挑戰與機遇并存。挑戰主要來自以下四個方面。一是外部環境的不確定性加大。世界經濟增速放緩,保護主義、單邊主義加劇,經濟全球化遭遇波折,國際金融市場震蕩,特別是中美經貿摩擦給一些企業的生產經營帶來不利影響。這些新情況加劇了市場震蕩和信用風險,對中資銀行的機構布局、資產擺布等帶來一定的影響,也加大了境外發展的持續性和安全性風險。二是境外合規成本上升。歐美主要國家監管日趨嚴格,反洗錢已被許多國家提升到維護國家經濟安全和國際政治秩序的戰略高度,合規管理已成為中資銀行全球化發展的基石。隨著我國銀行業“走出去”步伐的加快,境外分支機構數量不斷增加,業務規模不斷增大,跨境業務越來越復雜。這些都對銀行自身的合規管理水平和能力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三是境外綜合金融服務能力有待增強。國際大行境外綜合服務具有較強的全球競爭力,而中資銀行的國際化業務仍然以存貸款、結算、匯兌等傳統業務為主,結構相對單一,整體服務能力有待提升。四是全球化人才儲備不夠。全球化發展迫切需要大批具有國際視野、精通境內外銀行業務、擁有海外工作經驗的優秀人才。目前,這類綜合性人才需求還存在較大的缺口。

中資銀行全球化發展同樣存在著機遇。

一是多邊主義經濟發展的趨勢沒有改變,開放性世界經濟給銀行業帶來更多的發展機遇。盡管目前新興經濟體增長動能有所減弱,部分地區出現逆全球化的聲音,但經濟全球化的方向沒有發生逆轉,全球經濟合作共贏的路徑沒有改變。我們應堅定把握開放性世界經濟帶來的難得機遇,深入拓展與世界各國及國際多邊組織的協調互利合作,推動銀行自身的全球化發展。以中國銀行為例,全球化是中國銀行最鮮明的特征,是中國銀行在百年發展歷程中形成的獨特基因。目前,中國銀行的境外機構已覆蓋57個國家和地區,其中包括24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

二是中國經濟穩定增長,持續加快對外開放步伐,為銀行業全球化發展帶來廣闊空間。中國發展仍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擁有足夠的韌性、巨大的潛力和不斷迸發的創新活力。經濟穩中有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改革開放力度加大,從容應對中美經貿摩擦,保持了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和社會大局穩定。與此同時,加快培育國際經濟合作和競爭新優勢,中國企業“走出去”的大趨勢沒有改變,“走出去”的步伐更加穩健。這些都將為中資銀行全球化發展提供更加寬廣的空間。拿中國銀行來說,近年來,我行積極服務國家對外開放戰略、“一帶一路”和自貿區建設,支持企業“走出去”。在首屆進博會上,中國銀行作為獨家銀行類合作伙伴,促成1100多家海外展商與2400多家國內客商對接合作。另外,中國銀行已構建了覆蓋粵港澳三地的一體化金融服務體系,業務范圍涉及商業銀行、投資銀行、保險、直接投資、基金管理等,全力支持建設國際一流灣區。

三是人民幣國際化給中國銀行業全球化發展帶來新動能。人民幣國際化既是國家戰略,也是中國銀行業全球化發展的突破口。銀行業應積極拓展人民幣國際化業務,帶動銀行自身的國際化向縱深發展。比如,推動人民幣結算和融資產品在周邊國家和地區的落地,提升資本項下跨境人民幣業務競爭力,探索和培育人民幣計價大宗商品業務和離岸市場小幣種的直接報價和交易業務等。具體到中國銀行來講,我們將繼續堅持全球化發展戰略,持續完善全球一體化客戶營銷與服務體系,穩步推動區域化整合和集約化經營,不斷鞏固和擴大人民幣國際化業務優勢。同時,全面提高服務效能,更加注重客戶體驗,把全球化優勢充分轉化成經營優勢。

記者:中國銀行是全球唯一的“雙奧銀行”。請您介紹一下中國銀行開展冬奧金融服務的有關情況。

劉連舸:舉辦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是我國在重要歷史節點的重大標志性活動。中國銀行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唯一銀行合作伙伴。如今,中國銀行再次攜手奧運,成為北京冬奧會官方銀行合作伙伴,深感責任重大,使命光榮。我們將充分發揮“雙奧銀行”的經驗和優勢,不斷激發活力,為冬奧會和冬殘奧會提供全方位、高水平的金融服務。

一是凝聚集團合力,為冬奧項目和冰雪產業發展提供資金支持。截至目前,中國銀行為冬奧會比賽場館及配套基礎設施、重點冰雪運動場地建設等提供貸款120多億元。我們發揮全球化優勢,連接供給與需求、政府與企業、產業與金融、國內與國外,支持冰雪場館建設、冰雪裝備制造、冰雪旅游度假,不斷促進冰雪產業加快發展。

二是深化科技創新,力促“科技冬奧”。積極開展冬奧支付環境建設,探索高科技、創新型支付手段,持續優化境內外參賽、觀賽人員及賽事組織人員的支付體驗。

三是激發全行活力,提供人才支持。中國銀行將根據北京冬奧組委和北京冬奧會業務需要,組建賽時服務隊伍,選拔政治可靠、業務熟練、外語嫻熟、形象良好、服務熱情的優秀員工為冬奧會提供一流金融服務。

中國銀行積極以金融力量助力3億人參與冰雪運動。先后發行全球首張北京冬奧主題信用卡、借記卡及冰雪主題信用卡、借記卡,通過金融產品和服務向社會公眾宣傳北京冬奧會,通過豐富的權益回報為社會公眾參與冰雪運動提供支持,努力實現“上冰雪,找中行”。

奧運給中國留下太多的“財富”。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極大地發展了體育產業,推動了全民健身運動。國家高度重視體育產業發展,近期專門出臺了《體育強國建設綱要》《關于促進全面健身和體育消費 推動體育產業高質量發展的意見》,發展體育消費,推進體育強國,推動體育產業成為國民經濟支柱型產業。中國銀行將以冬奧為契機,將“冷冰雪”做成“熱經濟”,圍繞中國體育產業高質量發展的要求,持續加大對體育產業和體育消費的支持力度,打造全新的體育金融生態圈,推動高端體育制造業、體育賽事運營、全民健身及體育消費全面發展,助力體育產業發展、體育強國建設。

記者:銀行業數字化轉型如火如荼。請結合中國銀行的情況,談談未來銀行業會給我們帶來哪些深刻的變革?

劉連舸:人類社會已進入數字化時代。銀行業要適應社會形態的變化和經濟轉型的大勢,實施數字化發展戰略。目前,中國銀行正通過數字化轉型推進深層次、系統性的變革,用數字思維重塑業務和服務流程,將數字化基因注入“百年中行”的血脈,轉化為場景、智能、開放、創新的數字化銀行。

一是場景化銀行。2018年,中國數字經濟規模達到31.3萬億元,居全球第二,占當年GDP比重達34.8%。通過“場景+金融”模式,銀行與數字化時代和經濟轉型的社會發展趨勢相結合,與服務實體經濟、金融供給側改革相呼應,為客戶提供端到端的優質服務。中國銀行已將場景生態建設提升到全行戰略高度,明確將跨境、政務、運動、校園、醫療、文旅、出行、社保、養老、涉農、社區、園區等場景作為發力方向,引導銀行服務逐步向場景化轉變。

二是智能化銀行。借助大數據、機器學習、生物識別、自然語言處理等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銀行可以深入分析客戶行為和風險偏好,打造差異化、智能化的金融服務產品,提升客戶體驗。中國銀行研發了中銀慧投、量化交易、中銀企E貸、中銀跨境撮合等一系列智能化金融產品。中國銀行的“網御”實時反欺詐平臺,實時監測交易,攔截可疑交易累計金額118億元。2019年5月,中國銀行“5G智能+生活館”全新亮相。這是業內首家以“5G智能+”為主打概念的新網點業態,可以提供線上線下相互協同的智能化服務。

三是開放型銀行。金融服務作為一種基礎服務,存在于“無形”又無處不在。目前,商業銀行紛紛與互聯網巨頭及政府機構合作,借助金融科技云和特色金融服務的能力輸出,嵌入場景生態,促進金融服務開放。其實,在2013年,中國銀行就投產上線了中銀開放平臺,通過接入第三方合作伙伴服務,向用戶提供安全、穩定、簡捷的接入服務,構建用戶、開發者、銀行互利共贏的“金融生態圈”,打破了傳統金融行業的服務邊界。

四是創新型銀行。銀行要建立創新授權、試點容錯、創新激勵、量化考核、差異風險管控等創新體制機制,發現和培育創新人才,并通過市場化運作機制,引入金融科技創新力量。2018年11月,中國銀行在新加坡成立首家區域性創新研發基地,目前正抓緊推進雄安創新研發基地建設。2019年6月,中國銀行在上海成立中銀金融科技有限公司。這些都是中國銀行加快金融科技創新、推進數字化轉型的重要舉措,其最終的目的,就是通過機制體制創新,激發活力、敏捷反應、重點突破,加快建設新時代全球一流銀行。

來源:《中國金融》2019年第20期  記者 紀崴  2019-10-15

相關信息

四川快乐12技巧